咖啡店加盟专注为大家提供最好的咖啡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加盟资讯 > 行业动态

  • 晚清咖啡译名 加非高馡都指咖啡

    发布时间:2017-06-14 | 作者: | 来源: | 浏览:152次
  •   在清朝末年,“咖啡”两字仍不是惯用的汉字或用语,明朝更不可能有“咖啡”字眼或语音。那么,晚清咖啡译名都有哪些呢?咖啡加盟店小编了解到,“咖啡”应该是在19世纪中叶以后,道光帝、咸丰帝、同治帝以及光绪帝,相继经历第一次、第二次英法联军、八国联军侵华以及洋务运动,由外国人随着西餐带进中国的提神饮料,当时并无统一译法,奇名怪语如“高馡”、“磕肥”、“加非茶”、“考非”、“黑酒”……令人莞尔。
    晚清咖啡译名 加非高馡都指咖啡
      譬如1866年(同治五年),美国传教士高丕第夫人(Mrs.Martha Foster Crawford)在为中国西餐厨师所写的教材《造洋饭书》(ForeignCookery in Chinese)写道:
     
      猛火烘磕肥,勤铲动,勿令其焦黑。烘好,乘热加奶油一点,装于有盖之瓶内盖好,要用时,现轧。
     
      当年竟然把烘咖啡译成“烘磕肥”,更有趣的是,烘妥的熟豆要趁热加些许奶油搅拌,除了起到隔绝氧气有助保鲜外,亦有调味功能,且当年不叫磨豆而叫轧豆,用的是槌子或棍棒吧。书中还有不少令人喷饭的怪译名,譬如巧克力当年译为“知古辣”,鸡肉沙拉译为“鸡菜”。
     
      《造洋饭书》由美国北长老教会在上海设立的美华书馆(The American Presbyterian Mission Press)于1866年首发印行,共29页,但序文与附录为英文,此后多次再版,包括1885年、1899年、1909年,此后未再印行,直到1986年中国商业出版社因响应国务院1981年12月10日发出的《关于恢复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的通知》,整理出版“中国烹饪古籍丛刊”,才收录了这本《造洋饭书》,这套书于1987年出版,第一次印刷5000册。
     
      再来看看1887年印行的《申江百咏》中有这么一段竹枝词,写道:
     
      “几家番馆掩朱扉,煨鸽牛排不厌肥;一客一盆凭大嚼,饱来随意饮高馡。”
     
      这首竹枝词显示1880年以后,上海已流行吃西餐,此诗的“番馆”指的是西餐馆,而“高馡”就是咖啡。据上海市历史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副主任薛理勇考证,这是中国最早出现近似“咖啡”语音的文献。然而,前述台北的台湾博物馆所珍藏福建巡抚丁日昌《抚番开山善后章程》原稿,不但是以“咖啡”书写,且书写年代1877年也早于1887年的《申江百咏》!
     
      除了“磕肥”、“高馡”外,清末还将咖啡译为“黑酒”,譬如明清时期编撰的《广东通志》,有一段描述道光年间的外国酒,写道:
     
      外洋有葡萄酒,味甘而淡。红毛酒色红,味辛烈。广人传其法,亦酿之,与洋酒无异。洋酒有数十种,唯此二种内地能造之,其余不能酿也。又有黑酒,番鬼饭后饮之,云此酒可消食也。
     
      文中的饭后饮之可消食的“黑酒”,一般认为就是今日的咖啡或巧克力,但以咖啡的可能性较大,因为巧克力在当时的欧美仍不如咖啡那么流行。
     
      另外,清末民初大诗人兼画家潘飞声(1858~1934),也在诗作《临江仙》提到“加非”两字,写道:
     
      第一红楼听雨夜,琴边偷问年华。
     
      画房刚掩绿窗纱,停弦春意懒,侬代脱莲靴。
     
      也许胡床同靠坐,低教蛮语些些。
     
      起来新酌加非茶,却防憨婢笑,呼去看唐花。
     
      这是小夫妻体验西方文化的写照,夫妻靠在床边,夫君教娘子几句外语,还喝了咖啡,怕婢女讥笑,于是使唤出去看花卉。茶向来是中国传统饮品,早年在“加非”后头加个茶字,颇有入境随俗的味道,但今人看到“加非茶”肯定猜不透是啥。1887年潘飞声曾应聘到德国柏林大学讲授中国文学,旅居海外四载,回国后仍有喝“加非茶”的习惯,并不意外。
     
      晚清诗人毛元征的《新艳诗》也提到喝加非茶的情境,写道:“饮欢加非茶,忘却调牛乳;牛乳如欢甜,加非似侬苦。”
     
      这首诗显示当时的文坛已流行喝“加非茶”添牛奶调味,但他忘了加牛奶,喝来又浓又苦,显见当时黑咖啡仍不流行,应与咖啡质量或冲煮不当有关。
     
      清末民初的上海滩有两首与咖啡有关的竹枝词,很有意思,一首晚清年间名为《考非》的竹枝词写道:考非何物共呼名,市上相传豆制成。色类沙糖甜带苦,西人每食代茶烹。
     
      白话文为,大家所称的“考非”到底是什么东西?市面上的说法是用豆烘制而成,颜色像黑砂糖,甜中带苦,洋人饭后以之代茶,烹煮来喝。
     
      另外,李异鸣所著《中国历史的惊鸿一瞥》收录的一首1909年清末嘉兴人朱文炳的《海上竹枝词》写道:
     
      海上风行请大餐,每人需要一洋宽,主人宴客殷勤甚,坐定先教点菜单。主人独自坐中间,诸客还须列两班,近者为尊卑者远,大清会典全可删。大菜先来一味汤,中间肴馔难叙详,补丁代饭休嫌少,吃过咖啡即散场。
     
      诗中描述当时上海人开始学吃西餐的有趣情境,还没吃到饭菜就先来一大碗汤,接下来端上难以解释的奇菜怪肴,柔软甜嘴的布丁竟然取代米饭,喝完咖啡,一顿饭就此结束。这首诗已将“考非”改称为咖啡了,显见越接近民国,译名越统一。
     
      1915年中华书局出版的《中华大字典》将外来语coffee的译法,统一为“咖啡”,之前的奇名怪语“磕肥”、“高馡”、“黑酒”、“考非”或“加非茶”,已成趣史。
     
      然而,早在1877年丁日昌的《抚番开山善后章程》,即出现“咖啡”一语,这比《中华大字典》早了38年。民国以后编撰的《中华大字典》是否以之为本,这不无可能。至今我尚未找到比《抚番开山善后章程》更早书写“咖啡”两字的官方文献或中文字典。据此推论,1877年丁日昌拟定的章程,有可能是中国最早出现“咖啡”字眼的官方文献。
  • 相关阅读:

    more
    • 加盟好品牌

    • 总有适合您的好品牌!
    • 黑咖骑士
    • 华夫班特
    • 多得路咖啡
    • 1
    • 2
    • 3